yellowburns

cp杂食,为周喻党的老伴开了周喻+叶黄的脑洞!请慎重关注!如果被雷到我真的超级抱歉!为了老伴我也会减少杂食cp的推荐,但cp洁癖者请千万注意安全!

楼上楼下【4】

叶黄+周喻双cp,请注意避雷哦!

 

———————————————————————————————————————

 

从景区返回酒店的路途上,除了驾车的周泽楷,其余三人都随着柔软的车载音乐沉入睡眠。这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爱人在身边,朋友在身后,大家都因为相信周泽楷而毫无防备的入睡。可是,即使是睡着的黄少天,也无法安静片刻。

 

喻文州和叶修都很明智地选择将头靠在头枕上,只有黄少天靠在车窗上。如果在静止的车内,这个造型也算唯美,可是这是一辆行驶在山路中的城市越野车。无可避免的,随着路面的颠簸,黄少天的脑袋在车窗上砸出咚咚的声响,还挺有节奏感。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周泽楷忍无可忍。他单手转动方向盘,靠边停车。

周泽楷简单思索后,解开黄少天的安全带,把他推倒在座椅上,头枕叶修大腿。周泽楷满意地回到驾驶座,在喻文州的额头印上一个响亮的“啵”,开车上路。

 

叶修醒来的时候,车子正缓缓驶入酒店停车场。他伸伸懒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车上太安静了。他不禁转头去看黄少天。黄少天手枕下巴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叶修只能看见他绯红的耳背。

 

“少天,你耳朵好红,发情啦?”叶修忍不住逗他。

 

“车里太闷。”黄少天半饷没接话,开口却远不如平日里的开朗活泼。他没有回头。

 

“是挺闷的,你话都少了。会不会有点晕车?”喻文州也刚刚睡醒,声音慵懒绵软,和黄少天的低沉不尽相同。

 

“没有啦,放心吧文州!”黄少天打开车门就冲出去了。

 

叶修觉得黄少天不太对劲,又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慢黄少天一步走到门前,正准备摸出房卡,却发现黄少天没有关上房门。

 

哗啦啦的水声透过紧闭的浴室门传出来。难道黄少天真的不舒服?

 

叶修拍门:“少天,你怎么了?需不需要晕车药?”

 

黄少天不回答。

 

叶修提高声音:“你再不出声我就进来了!”

 

黄少天连忙喊:“你自己吃药去吧,我又没病!”

 

虽然挺怀疑的,但是既然本人都说没生病,叶修也只好作罢。等他从浴室出来,叶修才意识到,一个话唠不说话的时候杀伤力有多大。

 

黄少天半躺在沙发上玩游戏,耳朵还带着绯红,一句话也不说。叶修三番五次的忍不住转头看黄少天。谁惹他了?怎么突然就闹别扭了?

 

黄少天好像感觉到叶修的注视,干脆背对叶修侧躺在沙发上,直接忽略背后的目光。叶修摸不着头脑,电视频道翻了个来回,忍不住起身出门买烟。

 

叶修刚出门,黄少天飞快地跳到床上,用酒店座机拨打喻文州房间的内线。

 

“文州文州文州,你快让周泽楷来我房间,我有急事有急事有急事——”

 

 

 

周泽楷被黄少天让进房间,还获得一杯温水的招待。电视正停留在购物频道,主持人吵吵嚷嚷说个不停。

 

“呃,周泽楷。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做什么都是直来直往的以前跟你闹了不少矛盾,不过现在你和文州在一起了——哎对了你和文州在一起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啊,你敢对他有一点点二心我都要杀杀杀杀你个片甲不留…”

 

听到这里,周泽楷认真的点点头。

 

“文州跟我十年的交情了你知道吗?哈哈哈你以后可得听我的,不对,以后轮回都得听蓝雨的…”

 

话题由于某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不可抗力而飘走了。

同时飘走的还有周泽楷的心思。

普通人和黄少天聊天都会飘走的吧。周泽楷安慰自己。

 

购物频道主持人的语速也不是盖的:“新一代智能有氧理疗足浴机采用最尖端的科学技术…..”

 

周泽楷内心:嗯?足浴机?泡脚?

 

黄少天:“…周泽楷看你这么闷,小时候没什么小伙伴吧?我和文州就不同了,我们根本是初中部的大王…..”

 

电视机:“…首创多点定位立体按摩,结合传统医疗与科技创新,整个足浴机是名副其实的智能有氧理疗舱…”

 

周泽楷内心:哦,文州以前是孩子王。专注,周泽楷,专注!注意力放在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我小时候长得可爱,大人都喜欢我,打架又是一等一的好手,风光无限哦。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小朋友和家长都会夹道欢迎…..”

 

电视机:“…六大搓脚滚轮刺激按摩,气泡活氧促进药物吸收,高磁保健促进血月循环….”

 

周泽楷内心:听上去不错。嗯,我指的是…幼儿园黄少天。

 

黄少天:“…听我妈说我幼儿园时代就有星探找上门要我拍商业广告。我妈一想,哪儿行啊!这么乖的孩子是这么几个钱就能收买的吗…”

 

电视机:“…观众朋友们你们没有听错,是的,998,只要998,九百九十八,新一代智能有氧理疗足浴机送到家…”

 

周泽楷内心:黄少天卖九百九十八?

 

黄少天突然深吸一口气:“周泽楷,咱们冰释前嫌吧,看你今天保护文州,我觉得,你们挺适合的。”

 

电视机顿时静音,周泽楷笑着点点头。

 

黄少天揉揉脸,之前说得太快脸有点僵:“你同意就好。哎对了,我再问你一件事情…”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为了表示真诚,他还用一个尾音上翘的“嗯”询问黄少天。

 

“就是….哎,就是…”黄少天又揉揉脸,“想问你一件小事。回酒店的路上我不是睡着了吗?我记得我上车系上安全带才闭眼睛,怎么我一觉醒来就跑叶修腿上去了?是叶修把我拉过去的吗?当然,我也不是很在意啦,他以前也经常动手动脚的,男人嘛,都不在乎的。但是,枕大腿也…”

 

黄少天觉得尴尬,没有接着说下去。

 

周泽楷回答:“呃,是我。”

 

黄少天还沉浸在自我世界中,没反应过来:“什么是你?”

 

周泽楷想了想:“你的头在撞玻璃。”

 

黄少天一下子就懂了,周泽楷好心把他移开窗户,结果他倒在叶修腿上了。完全没有值得尴尬的地方嘛。他长舒一口气。

 

在周泽楷看来,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以为黄少天在叹气。让黄少天头枕大腿的人不是叶修本人,所以黄少天在叹气。

 

周泽楷放轻声音,带有安慰的意图:“对不起…”

 

黄少天倒是不明白了:“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周泽楷觉得不太好说,不过好不容易和黄少天建立良好友谊,他努力地把想法传达出去:“没帮到你…追叶修…”

 

黄少天傻了,声音提高八度:“我追叶修了?我什么时候追叶修了?谁告诉你我追叶修了?不对,你怎么觉得我喜欢叶修?”

 

周泽楷看他害羞不敢承认,心想,现在自己也算过来人了,早两日,自己也是这种蠢萌的样子吧。

周泽楷诚恳道:“你和他…坐在一起。”

 

周泽楷又指指床:“睡在一起。”

 

“在一起吃。”

 

“在一起住。”

 

挺长一段话,不过周泽楷说一句便停顿一会儿,像一把袖珍枪,一枪打不死还得不停的补枪。

黄少天一口气提上来,他很想脱口而出跟周泽楷解释,同志啊你脑补过度,我和叶修是清白的。可是,周泽楷说的不都是事实吗?

叶修确实因为种种原因和黄少天住在一起。

而这次旅行,黄少天打定主意帮喻文州追周泽楷,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拉着叶修。我们分明是在位你们两人创造机会呀!这种理由能告诉周泽楷吗?

不能说,当然不能说!但不是周泽楷想的那样!

 

黄少天心里烦躁极了:“不是那样的,我不喜欢他,你相信我,我不喜欢叶修的…”他太着急,电视声音又吵,以至于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房门刷卡时短促的“哔”声。

 

“哟,跟哥表白呢?那也得等哥在场啊?”叶修叼着烟进来了。

 

黄少天连忙向叶修求援:“老叶,你快告诉周泽楷,我不喜欢你的,对吧?”

 

叶修没看出来黄少天真急了,还以为他又和周泽楷瞎闹:“你喜欢哥就承认吧,干嘛嘴硬。”

 

黄少天不说话了。他瞪着眼睛,皱着眉,把脑袋转到一边。脸颊还是红通通的,甚至比叶修离开时更红,模样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周泽楷不明白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只听电视导购持之以恒地喊话:“998,只要998,订购电话88866688,新一代智能有氧理疗足浴机送到家。”

 

叶修吐口烟,烟雾从他的口鼻处散开,弥漫到空气中。

“小周,你别过度脑补啊,我和少天…纯粹的朋友关系,”叶修顿了顿,又开口道,“少天,你闹什么别扭?小周都尴尬了。”

 

黄少天看周泽楷,周泽楷连忙摇摇头。

 

黄少天挠挠头发:“呃,抱歉啊,我可能…不太喜欢绯闻。”其实黄少天一开始气的就不是周泽楷。他也不明白自己在为谁生气,为什么着急,好像有一团无名火,随着周泽楷的话语被点燃。越是不知道这团火如何升起来的,这团火就燃烧得越旺盛。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呵呵,你绯闻对象除了喻文州,也没看见其他人呀?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也没敢把文州怎么样,我看你就是欺软怕硬。”叶修看气氛松动,也开始打趣。不过他心里面却在琢磨,黄少天究竟那根弦不对了。难道,黄少天终于意识到,两人的关系走进了朋友之上,恋人以下的尴尬地段?

 

“文州硬?文州哪儿硬了?叶不修你别乱讲啊!我还需要欺软怕硬?来PK呀PKPKPK!”黄少天把奇怪的问题抛在一边,立马投入战斗。

 

“文州对你当然不硬了。你才别乱讲,小周还在这里坐着呢。”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接招。

 

“靠靠靠,叶不修你不要脸!周泽楷快咬死他,我支持你!”黄少天咬牙切齿,他自己会咬叶修的可能性比较高。

 

周泽楷当然不会参与小学生嘴仗了,他心里只有一件事:订购电话88866688,新一代智能有氧理疗足浴机送到家。

 

 

 

 

(*注:部分广告内容改编自淘宝,订购电话纯属虚构)

 

 

 

 

这台足浴机历经波折,路途多舛,终于在两个月后送到喻文州楼下。周泽楷深深怀疑张佳乐对该公司占股。

繁杂琐事略过不表。周泽楷与喻文州同居已两个月。而让叶修耗尽心血的兴欣股份有限公司,也紧锣密鼓地兴建起来。

 

正值周末,周泽楷和喻文州悠闲地把午觉延长到下午3点。周泽楷的手机“嗡嗡”震动两下,他睡眼迷蒙地拿起手机翻看短信,都有点不相信——足浴机还真来了,不知道上次摔断腿的快递员有没有痊愈。

 

周泽楷翻身摸摸喻文州:“文州…”

 

喻文州还不太清醒,闭着眼睛,鼻音浓重:“嗯?”

 

周泽楷笑:“吃火锅。”

 

喻文州睁眼,眼睛湿漉漉的:“想和少天他们一起吃火锅吗?吃海鲜?家里蔬菜快没了,我要出去买。”他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念叨着地坐起身穿衣服。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笑。

 

喻文州前脚刚出门,周泽楷后脚就踏出去。虽然并不贵重,但是知道喻文州热爱睡前泡脚的他,早在刚交往的时候就决定将足浴机作为一个小小的惊喜送给喻文州。既然是惊喜,当然要对喻文州保密,所以周泽楷根本没有打算让黄少天和叶修蹭饭的,这只是周喻两人的情趣。

 

不过周泽楷没有料到的是,除了足浴机,这一天还有另一个不速之客。方锐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大学同学,和黄少天尤其要好,偶尔学黄少天放放垃圾话根本不成问题。他自称“猥琐流”,表示其本人不求华丽,脚踏实地。所以猥琐流的他来找黄少天之前并没有给黄少天打电话。突然袭击,搞得好呢是惊喜,搞得不好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捉个奸,看看黄少天的搞到手的是什么货色呢。

 

不过马有失蹄,方锐记错了楼层,少上一层楼。他在喻文州家门口按半天门铃,里边一点响动都没有。方锐心想,不是吧,这么倒霉。

 

正想着呢,就看见周泽楷扛着个箱子走过来。不得不说,人好看,干什么都好看。周泽楷就是扛着一个小箱子,都让方锐傻了一下。不过方锐反应快,马上咧嘴一笑:“小哥,送货呐?这家人不在,你得和我一起等了。”

 

周泽楷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把箱子放在地上,摸出钥匙。

 

方锐又傻了。不是吧?黄少天搞了个这么帅的?怎么没听他炫耀过?虽然挺长一段时间不见,方锐和黄少天电话上是有联系的,凭黄少天的话唠程度,这么大一件事会瞒得方锐滴水不漏?方锐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最后一次联系黄少天,大约是两周前。

 

眼看着周泽楷把箱子搬进去了,方锐连忙抵住大门:“小哥...我是这家人的朋友,今天来拜访他的。你是他什么人?”

 

周泽楷皱眉。方锐看上去鬼鬼祟祟的,而喻文州也从没提过有客人。喻文州的客人不可能不预约直接前来。

周泽楷指指家里,纵使他有意收敛,也藏不住语气里的幸福和自豪:“住户。”

 

方锐心里一跳。黄少天搬家了?出了什么事吗?这位老友确实是好事传千里,坏事带坟墓的类型。

 

方锐收敛起玩笑心态,严肃地问周泽楷:“小哥,我是黄少天的朋友,请问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周泽楷明白了,这人是来找黄少天的,只是走错楼层。他一脸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指指楼上。

 

可惜的是,方锐理解错了。

方锐都跳起来了:“什么?黄少天死了???他怎么死的?车祸还是绝症?”

 

“…方锐?”喻文州提着大包小包,看着表情扭曲、满脸惊恐的方锐,和死死抵住门、看神经病一样的周泽楷,感到一阵无力。

 

“喻..喻文州!你告诉我!黄少天怎么了!”方锐看见救星一样的冲过去,周泽楷连忙拉开“神经病”。

 

“少天没怎么啊,你走错了,少天住楼上。”喻文州无奈的解释。

 

方锐的头脑飞快地一转,知道自己搞错了。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立刻转火:“对对,我记错了。这里是你家吧!怎么…又添了一个住户?”方锐似笑非笑地看看周泽楷。

 

喻文州知道瞒不住:“对,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周泽楷。这是我和少天的大学同学,方锐。”

 

周泽楷听到“爱人”一词心情很好,和“神经病”友好地握手。

 

“周小哥真有桃花运,喻文州可是我们大学的级草。”方锐指指点点。作为亲友,他总得给喻文州加加码。

 

周泽楷羞涩一笑,点点头。

 

“小周是XX大学校草。”喻文州笑着说。

 

“呃,喻文州每年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都超多的。”

 

周泽楷听方锐讲喻文州的大学时代,一脸向往地点点头。

 

“不多,全部给你都不够你吃一年呀,方锐。”喻文州又笑。

 

方锐觉得不能好好和喻文州玩耍了。这人明显不分敌我。他对喻文州说:“黄少天究竟在不在家呀,你帮我打一个电话,我们一起去他家蹭饭吧。”

 

喻文州自觉地摸出手机,电话接通后按下扩音键,黄少天的声音噼里啪啦的传过来:“文州文州今天上楼吃晚饭吧我做了好多菜,我现在忙不过来先挂了啊,你直接拿钥匙开门,就这样拜拜——”

 

喻文州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方锐已经“噗”的一声笑出来了。黄少天不仅活着,而且还是活得那么话唠。

 

周泽楷让喻文州带着方锐先上楼,他随后就到。开玩笑,在路上漂泊了两个月的足浴机,都到家里了还不让他拆封?

 

于是喻文州领着方锐走楼梯——只有一层之隔,四个人上下楼窜门都选择走楼梯。这正好给了方锐时间八卦。

 

方锐一脸真诚:“喻文州,文州啊。我和你虽然只有大学四年同窗,但是我对你的关心绝对不会比黄少天少的。”

 

喻文州笑:“有什么话你直说。”

 

方锐迫不及待:“我说,黄少天是不是欺负你了?你是不是有感情创伤了?有心里阴影了?所以坚决不找黄少天那一型的了?这个周泽楷——和黄少天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黄少天的嘴像机关枪,这周泽楷完全就是哑火的啊。”

 

喻文州还是满面笑容:“少天没有欺负我,我和少天很好。谢谢你,方锐。”

 

方锐抖了抖。

 

喻文州接着说:“不过少天家也有一位常住客,你做好心理准备,别太惊讶。”

 

方锐顿时两眼放光。黄少天有事情瞒着他!果然是金屋藏娇吗!

 

喻文州打开黄少天家的大门,方锐迫不及待往里面张望——果然有一个人!还是个男的!男的哎!仅仅是闲散得坐在椅子上,也能看出他不低于175cm的身高。有故事!绝对有故事!

 

此时的叶修,正背对两人坐在餐桌上看报纸。听到喻文州开门,他也不转身,对着厨房喊:“少天,文州来了——”

 

黄少天在厨房里面忙成一团,高温油锅“哧啦哧啦”的叫嚣,隔着厨房的玻璃门都能听到。黄少天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的状况。

 

叶修不疾不徐地拿起桌上一只空碗,在餐桌敲出砰砰的脆响,嘴里发出逗小狗的啧啧声:“阿黄,快出来快出来!”

 

方锐看得目瞪口呆,望着喻文州:“其实是你欺负黄少天了吧?”

 

喻文州有一点想转身就走。

 

 

 

 

最后喻文州还是做了海鲜火锅,而黄少天主厨的菜也摆满了桌子的边边角角。方锐吃得超开心。

 

黄少天挑起话题:“方锐,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过来了。”

 

方锐还没来得急接话,叶修倒是开口了,他与方锐原来是旧识,嘉世和呼啸都在酒店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在呼啸不好混吧…”

 

方锐被叶修一语戳中,苦笑说:“变天了。”

 

黄少天关心朋友,自然着急一些:“呼啸怎么了?副总的位置不好坐?”

 

方锐言简意赅:“辞职了。”

 

喻文州说话总是一语中的:“呼啸安排谁接替你?”

 

方锐看了一眼叶修,回答道:“刘皓。”

 

叶修脸色如常:“要不你来兴欣吧,不过只能从基层做起,根据工作能力和考核涨工资。”

 

方锐一脸好奇:“兴欣是什么东西?”

 

黄少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不修,方锐大大根本不知道你们兴欣是什么鬼!方锐大大你还是来我们蓝雨吧。”

 

“你怎么就学不乖,你说的算吗?”叶修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很干脆:“不算。”

 

“呵呵呵呵呵呵呵。”一连七个呵,这是方锐。

 

“呵呵。”这是叶修。

 

“呵。”周泽楷更简洁。

 

“^ ^”……喻文州。

 

黄少天扑街。

 

方锐泄愤一般地吃了一堆菜后,答应了叶修的邀请。他也泄愤一般的,抛出了下一个话题:“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黄少天一愣,又来?

他有点急:“别胡说。我和文州大学的时候还被你们说成一对呢,现在你也看到了,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方锐听他声音急切,也是一怔。黄少天平时是话多了一点,正因如此,人缘也挺好的。真遇到什么事情,他却会表现出非比寻常的冷静,直击问题的中心。能让他手无足措的,只顾着辩解的事情,还真没几件。

 

靠靠靠,难不成还处于没挑明阶段?都同居了,害不害臊。方锐心里吐槽,嘴上却什么都没说。于是随着黄少天那一席话,饭桌上呈现出诡异地沉默。

 

半饷,叶修才附和道:“对啊,不是那回事儿。都别乱传。”

停顿片刻,他又调笑方锐:“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了。敢造谣,信不信我炒鱿鱼?”

 

黄少天站起来站起来去厨房盛饭。叶修也不看他,盯着突突突翻滚的火锅。倒是喻文州和方锐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出神。而周泽楷夹了一筷子炒鱿鱼。

 

方锐晚饭之后便要离开,喻文州和周泽楷送他回酒店之后也回家了。这一夜,楼下甜甜蜜蜜地一起用足浴机泡脚,楼上则各自心怀鬼胎,早早地睡了。

 

 

 

 

黄少天的自愈能力可以提名诺贝尔医学奖。第二天他满血复活的跑去蓝雨。他认为,解决两个男人不清不楚的关系的最佳办法,就是共享一部,咳咳,那啥,“爱情片”。如果两人都对女人有兴趣,那问题不是就解决了吗?

 

于是郑轩压力山大地被黄少天堵住了。黄少天拿着U盘对郑轩坏笑:“郑轩大大,咳咳,给我分享一点那啥呗。”

 

郑轩心里一跳,不是吧,这种事也找我?

郑轩装作不懂:“咳咳,黄少是要财务报表还是销售计划?”

 

黄少天瞪他:“装,让你装!我取消你上班不用打卡的特权!”

 

郑轩认输:“唉,U盘给我吧,黄少,黄少!”郑轩故意把重音落在姓氏上。

 

黄少天尴尬,揽着郑轩的肩膀把U盘放进他衬衫口袋里。

 

“你下午来取吧。”郑轩无力。

 

“怎么要那么久,”黄少天惊讶,“我只要一部就够了,你那儿没有现成的?”

 

郑轩甩开黄少天:“没有没有!我跟你又不一样,不满意你找别人去。”

 

黄少天干笑两声:“那拜托你啦,郑轩大大。”

 

 

 

 

黄少天让叶修腾空晚上的时间,美其名曰交流感情。叶修刚开始不明白黄少天要玩什么花样,但看到他略带尴尬的表情和僵硬的动作,也猜到个七八分了。叶修知道黄少天对于两人的关系感到迷茫。在叶修的剧本里,这些困扰应该稍微靠后一点。于公于私,叶修都不想让黄少天离开自己。但这一切发生得太早,兴欣已经耗费了他的一切心思,他并不希望黄少天此刻发现这份感情,而自己什么都给不了他。所以叶修只能坐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看着黄少天慌慌张张的折腾。他突然很想揉一揉黄少天的头发。

 

长期不用的电视机终于成功连接上U盘。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在叶修身旁席地而坐。

 

首先是几段英文警告,谁都没有在意。黄少天紧张得咽唾沫。

 

画面开始流转,两个男人走进镜头。

黄少天一愣。靠,三人行?郑轩,有你的啊!

 

等那两个男的开始接吻,黄少天才意识到不对。郑轩难道真的觉得他是个GAY?这是第一个想法。来不及有第二个,黄少天已经蹦起来了。

 

“我艹!”黄少天脱口而出。

 

叶修比黄少天更惊讶。他本来以为黄少天要搞“一起看爱情片交流感情”那一套,结果居然是双倍雄性激素的爱情片?搞什么,这是要直接上垒?他是不是太小看黄少天了?叶修还没有更深入地思考,就听黄少天激动得喊卧槽了。

 

——这才刚亲上呢,这么快就兴奋了?

叶修无法掩饰惊讶,抬头望着黄少天。

 

黄少天刚蹦起来就感到不对劲。重点不是郑轩好吗?本来想消除误会的,这下误会更深了吧!黄少天赶紧看叶修,只见他眼睛都瞪圆了。

电视机里面的两个人已经吻得水声啧啧,就像背景音一样。

卧槽,他不是以为我要强了他吧?刚刚好像我还喊“我艹”了!靠靠靠,脏字害人啊,我又不是说你叶修,你别自作多情好吗?”

 

黄少天脱口而出:“我不是艹你!!!”

 

叶修的表情更诡异了。

 

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不不不,我我我是说郑轩!”

 

叶修没缓过来:“你要艹郑轩?”

 

黄少天差点没气死:“不是不是不是!我是说郑轩搞错了!”

 

黄少天飞快地拔出U盘,留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逃跑了。

 

 

 

黄少天在外面转悠半天,没有落脚的地方,还是找喻文州投宿。他觉得应该找喻文州商量一下的,结果刚说一句“我和叶修在楼上看电影”,周泽楷就跑去翻出一袋密封的半成品爆米花——搞半天周泽楷以为他是来蹭零食的。黄少天狠狠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咬着爆米花回客房了。

 

 

黄少天本以为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催化剂,无论是好是坏,两人的关系都会向着某一边倾斜,再不能维持当初微妙的稳定。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有一件大事将两人之间的小言情硬生生打断了。

——呼啸向叶修发来邀请。

 

呼啸作为一个原始森林景区开发投资者,邀请叶修作为酒店业的专家,调查原始森林并对森林中的酒店兴建提出规划建议。邀请函里只请叶修一人。显然对于当下的兴欣,呼啸只承认叶修一个人的实力。

 

黄少天的意见很简单:不去。

 

叶修的意见更简单:去。

 

黄少天还激动地和叶修争论,呼啸、刘皓、以及原始森林巨大的威胁性。

叶修认同他,但他无法拒绝这份邀请。他是兴欣的领头人,他看到的,首先是兴欣。

两人无可避免地产生了矛盾,甚至连那一点点尴尬都不剩了,两人故意避开彼此。黄少天一连两日做晚饭都会顺手做出双人份,气得他去喻文州家蹭了四五天饭。

 

叶修每天早出晚归,但必定有四五个小时呆在黄少天家。只是黄少天见不到他。黄少天莫名觉得,屋子里的烟味都淡了。有一天他从客厅茶几下面摸出叶修的半包烟,鬼使神差地点着了一支,凑过去闻了闻,又觉得做了很可笑的事情,嘴里“靠靠靠”喊个不停。一会儿他又笑,这香烟拿在黄少天手上,跟庙里的高香似的。笑着笑着他又叹口气,把还剩大半支的香烟摁灭,起身将烟灰缸洗个干干净净。

 

叶修的航班在晚上,黄少天故意磨磨蹭蹭的没有下楼蹭饭。他窝在客厅沙发上打游戏,而叶修则在卧室里整理行李。

 

叶修拖车旅行箱走出来——就如同他来的时候。黄少天这样想。

 

“少天,”叶修喊他,他这一周都没有听到叶修叫他名字,“一起下楼吧,你要去文州家吃饭吧。”

 

黄少天没看他,先把手提电脑关机放到,才站起来说:“要我送你吗?”

 

“你这么想送我,那就送呗。”叶修一定会这么说,黄少天想。这句话直接从黄少天的头脑里蹦出来,说不清是黄少天期待的,还是曾经无数次的回忆。

 

“没关系,我预约了车子。”…..无论是那种,它都落空了。叶修站得笔直,没有抽烟,陌生得黄少天认不出。

 

“你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吗?”黄少天随口问出来了。这是一句玩笑话,又隐藏了许多不甘。

 

“呵呵,我是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他叫叶秋,”叶修笑了,夕阳的金色余晖照耀在叶修脸上,让黄少天想起叶修从嘉世离开那一天的晚霞,“如果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走吧,时间快到了。”黄少天对叶修笑。他们的话题生疏又无趣,早早结束为好。

 

两人一起出门,却发现,仅仅是下楼的几分钟都不顺路——叶修提着行李箱离开高耸的楼房,势必要乘坐电梯,而黄少天只是下楼,只需要跨过短短几步阶梯。

 

好像一个在若无其事的说“拜拜”,另一个却在郑重其事地道“珍重”。

相同的是,他们身后的门,紧闭着。

 

“早点回来。”黄少天脱口而出,却是一愣。四个月以前,他也是在这里,对叶修说“你一定要回来”。上一次的“回来”,指的是行业,整个行业需要叶修。而这一次,指向的却是这个家。

 

“那还用你说?”叶修笑着轻声道。

 

 

 

 

喻文州端着刚出锅的菜走出厨房,就看到黄少天背靠着门,垂着脑袋。

 

“少天?”喻文州放下碗碟,走过去拍拍黄少天肩膀。

 

黄少天抬头:“哈哈,文州,今天吃什么吃什么吃什么?”

 

“叶修走了?”喻文州答非所问。

 

“走啦,没让我送,给我省事了,真好,哈哈!周泽楷还没回家?”黄少天语气轻快。

 

“没——”喻文州话没说完,门就被周泽楷推开,把黄少天撞了一下。黄少天直接扑到鞋柜上。

 

“靠靠靠周泽楷你要谋杀我吗?”黄少天一如既往的大叫。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黄少天也没辙,从门口让开。靠门有危险,不要瞎文艺。

 

周泽楷把公文包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住,另一只手递上一杯水。他们之间,已经渐渐培养出属于他们的默契了。周泽楷换上拖鞋,问黄少天:“叶修…走了?”

 

黄少天在心里吐槽,真要默契就你俩心灵沟通啊,问我两遍干嘛?

“走啦,拜拜啦,再见啦!”黄少天干脆一连回答三次。

 

喻文州从小吧台上拿起一封信:“上次我们去旅游,你们两个不是制服了歹徒吗?景区的感谢信寄过来了。”

 

“哈哈这效率也太低…”黄少天说着说着就停下来。周泽楷疑惑地回头看他,只见他突然脸色煞白,夺门而出。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反应吓到,作势要追,被周泽楷拦住。

周泽楷不顾喻文州的挣扎,用深吻安抚他。

 

“相信他们。”周泽楷说。

 

喻文州也冷静下来,对周泽楷笑道:“呵呵,立场反了吧。认识少天十年的可是我。”

 

“你相信我。”周泽楷钻空子。你相信我,我相信他们,所以你也得相信他们。

 

周泽楷毫不动摇的自我,深深吸引着喻文州。喻文州有时候又对强硬的周泽楷感到深深的无奈。夹杂着妥协的叹息,他自言自语道:“到底谁给你的自信?”

 

周泽楷却认真思索半饷,回答:“我…和你。”

 

喻文州笑:“如果我把我那一份收回来呢?”

 

周泽楷答道:“不可能。”

他决定晚饭晚一点吃。

 

 

 

 

苏沐橙到达机场的时间略早,便带着行李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享受享受生活。兴欣初建,苏沐橙也不轻松,无休止的加班与飞行期间,有这样一小段自由的时光让她非常开心。将要面对的是一场的商谈,也变得没那么伤脑筋了。

 

苏沐橙品着咖啡,静静地观察者人来人往。即将别离的父子,一起度蜜月的夫妻,匆匆行走的商人。

 

忽然有一个人从停车场的方向一路奔跑到机场内。苏沐橙的视线被他吸引,接着她愣住了——这不是黄少天吗?怎么这么着急?他误机了?

 

黄少天却没有跑向任何一个柜台,而是摸出手机。苏沐橙这才发现他脸色有点发白,耳根却是绯红的。他手都有点哆嗦。苏沐橙赶紧站起来。难道要上演机场追逐,感人离别的狗血戏码?苏沐橙有点小激动。

 

“叶修!”黄少天声音很大,比起打电话,更像是对着机场大厅喊话。不少路人都转过头来看着他。

 

苏沐橙觉得不对了。毕竟是两个男人,这么高调的表白实在有失妥当。况且兴欣刚刚建成,禁不起舆论的打击啊!苏沐橙顾不得更多,快步向黄少天走去。

 

苏沐橙没有来得及制止黄少天,黄少天已经把下一句话喊出来了。

 

“叶修,你身份证——你身份证在我这里啊!”

 

苏沐橙顿住脚步。她在心里默念,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

现在的苏沐橙,只想转身回咖啡馆,喝完那一杯咖啡。

 

 

 

 

叶修当时正苦恼,怎么都想不起来身份证落在哪里了。他的身份证向来是随身携带的,最近两个月他窝在兴欣,根本没有用过身份证,他以为证件还乖乖躺在包里呢。

 

直到他接到黄少天的电话,才想起来了。他们一起旅游的时候,叶修图方便,直接把身份证扔给黄少天让他去办理开房,后来谁都没有提起身份证的事情。恰巧兴欣为了磨练新人,大多商谈都是由熟手带新手,而他这个元老级的人物,则一直呆在总部。两个月里,他一次都没有使用身份证。

 

叶修看到黄少天的第一眼,不禁有些心动。黄少天的急切和担忧写在脸上,一览无遗。他可是最反对叶修接受呼啸邀请的那一个,却又在叶修陷入困境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杀过来。

 

他是一把明亮得盖过日光的剑。

 

叶修终究还是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如同他以往千百次的动作:“辛苦你了,少天。等我回来。”

 

黄少天却不接招,终于缓过气的他,满脸鄙视地望着叶修:“我已经买好机票了。呼啸不是要景区企划吗?蓝雨的剑圣亲自到场——谁敢拒绝?”

 

叶修失笑:“是是,剑圣大大,跟着哥,好好去干一场啊?”

 

 

TBC.

 

写作刘皓,读作高能预警

 

下章刷帅气值,剧情向,我慢慢写!我很良心的,如果能顺产,帅气值章节一定是一发完

 

求评论哦~~~


评论(4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