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burns

cp杂食,为周喻党的老伴开了周喻+叶黄的脑洞!请慎重关注!如果被雷到我真的超级抱歉!为了老伴我也会减少杂食cp的推荐,但cp洁癖者请千万注意安全!

周黄段子


#当黄少天的语速真的很快的时候,周泽楷的名字会不会被念成“奏凯”?#

注意cp是周黄!!!!!懒得换号了昨天写好的被自己删了心塞。@酸奶 (反正艾特不上就这样咯)


照片里的黄少天笑弯了眉眼。亮晶晶的眼睛好像透过了薄薄的相纸,与周泽楷对视着。这是手捧奖杯的剑圣黄少天,也是异地恋一个月,即将利用夏休期前往S市的周泽楷的恋人黄少天。
明天,就可以触碰到真实的他了。周泽楷抚摸着照片里的黄少天,决心做一件很简单,又意义重大的事情。
昵称能够表现两人的亲密关系。第五赛季,周泽楷尚且称呼黄少天为“前辈”。喜欢上黄少天,不满于辈分称呼的距离感而改称“黄少”,都是不久之后的事情。黄少天对于称呼的变更没有任何表示,周泽楷却私心将第一声“黄少”当作追求黄少天的开始。
如今两人已经成为恋人,周泽楷不满足于“黄少”这个称呼,他需要更多的亲昵、私密,或许像叶修和喻文州那样,叫他“少天”?
“少...”周泽楷尝试着叫出第一个字。
与“黄少”的开朗明媚不同,打头的“少”字,裹挟着唇间的气流倾泻而出。周泽楷的声音很轻,像极了耳磨鬓厮的细语。只是第一个字,就让周泽楷僵了身体。
他故意避开照片上的黄少天,眼神游离着:“少...天...”
他念得很慢,两个字之间有很长的空白。即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将脸埋进臂弯,趴在电脑桌前。
他似乎在掩饰羞涩,可是他忘记了房间里只有他自己。
想到这一点,他又慢慢地坐直身体,揉揉脸。急躁、羞恼的心情挤满他的身体。喻文州和叶修使用千百次的称呼,作为黄少天恋人的周泽楷,怎么可以喊不出口?
他看着照片里的黄少天,决定循序渐进。
他假装与黄少天对话:“黄少,PK?”
“PK吗,黄少?”
周泽楷话少,这个句子却无比熟悉。简单的邀请,连接周泽楷与黄少天并一点点拉近他们,是两人间独一无二的情话。
他紧了紧握拳的手,缓慢又轻柔地尝试着:
“PK吗....少天?”
“少天,PK?”
“PK吗,少天?”
他已经能顺利的让“少”在微卷的舌尖打转,再让“天”如溪流般滑出。
“少天,少天,少天”
他呢喃。比叶修更温柔,比喻文州更亲昵地呼唤着。
他停止练习,看着照片上笑容灿烂地黄少天说:“少天,谢谢。”
好像带来勇气的是黄少天,好像功劳都归黄少天。周泽楷觉得,他更加喜欢黄少天了。


周泽楷接到黄少天的时候,两人仅仅点头示意。作为职业选手,他们无法如身边的旅客那样肆意亲吻拥抱。周泽楷领着黄少天穿过机场大厅,坐进停车场的SUV里。
黄少天不太满意于S市的烈日,不等周泽楷开车就抱怨起来:“S市怎么这么热,和G市差不多嘛,好像今天S市更热?都这么热还让不让人出门啦!”
“嗯...”周泽楷认真地点头,将空调温度调低。就是现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改称他为“少天”吧。既然“黄少”替换“前辈”能够轻松做到,那么“少天”也一定可以。
“少...”
周泽楷刚开口,黄少天又说起话来:
“不过兴欣也够呛,H市也是三大火炉之一啊。哈哈好想看叶修热成狗。嗯不过兴欣有裙装妹子可以看好残忍!”
周泽楷有些许慌张,像是做坏事被撞破,靠近对方祈求原谅般,他局促的往黄少天的方向挪了挪。
“也不是全国都这么热吧像K市很愉快呀,百花真是好福利,怎么S市和G市就这么热热热。”
周泽楷又靠近黄少天一些,黄少天始终目视前方,留给周泽楷侧脸。周泽楷能看到黄少天白皙的皮肤上淡淡的红晕。虽然黄少天一直喊热,但他的脸上并没有汗渍。
“训练和比赛都随时开空调,出门才发现热得这么丧心病狂啊。这么一想'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还挺虐。”黄少天脸上的红晕蔓延到耳朵尖,他的语速加快不少。而周泽楷倾斜的上半身已越过了驾驶座与副驾驶座的中间线。
“夏天可以看超短裙吊带背心妹子但蓝雨没有妹子啊。夏天唯一的福利都没有了好不公平!”他的语速又提快了,他的声音尖细如雏鸟啼鸣。
周泽楷又往黄少天的方向移动些许。黄少天脸颊的红晕加深不少。
周泽楷在心底为自己打气。他会亲密地称呼黄少天为“少天”。措辞他都想好了,“想你,少天”。难保他不会羞涩得想钻到SUV的底盘下面,不过没有关系,他会抱紧黄少天,这样他羞涩紧张的脸就会隐藏在黄少天背后。
“啊实在是好热好热好热,我究竟为什么要来S市啦!喂你别靠那么近好吗不知道人体散热吗更热了哎别过来了好吗好吗好吗周泽楷!”黄少天的语速非常快,声音也尖细得有些失真,因此最后的“周泽楷”听上去像“奏凯”。
作为电竞选手的周泽楷自然对网络词汇有所了解。
他不会不知道“奏凯”的意思是“走开”。
周泽楷面色沉了沉,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臂:“不走。”
“呃?”黄少天愣了,快速尖细的话语戛然而止,车内的空间一瞬间安静下来。
周泽楷将黄少天拉近怀里,语气坚定得有些生硬:“不走。”
黄少天在拥抱的一瞬间僵硬了身体,继而放松下来:“干嘛呀你抱着多热!”
周泽楷抱得更紧:“热也不走。”
黄少天叹息般的开口:“好好好,谁说要走啦,枪王大大?”
很热。但不愿放开。
周泽楷抱得更紧一些:“想你了,少天。”
黄少天沉默片刻:“和我谈个条件吧枪王大大?”
“嗯?”
“很热哎先放开吧。”
“不。”
“...好好好。不放就不放。你可以不要随便说想你这种肉麻话吗!”
“想你。”
“...好好好。你爱说就说吧,别当众说就行。那个...可以...不要叫我少天吗?”
“为什么?”
“唉...”黄少天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太羞耻了好吗?泽楷?”
周泽楷的脸红了。他只能更紧地抱着黄少天,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但黄少天好像早已知道,安抚地拍拍周泽楷的后背:“羞耻吧,枪王大大?”
“叫名字。”周泽楷将脸埋进黄少天的肩膀,声音闷闷的。
“周泽楷。”夏天单薄的衣物让周泽楷清晰地感受到黄少天胸腔的震动。黄少天念得很慢,很清晰。
他的名字,经由恋人的胸腔来到喉头,再滑入舌尖,在空气中产生,最后传达到自己耳中。
“黄少天,喜欢你。”
枪王绝不能放任自己处于羞涩的劣势,决定将黄少天一并拖下水。
昵称对于他们来说,还等级过高不能解锁,以后再说吧。反正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还有很多个很热很热的夏天。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