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burns

cp杂食,为周喻党的老伴开了周喻+叶黄的脑洞!请慎重关注!如果被雷到我真的超级抱歉!为了老伴我也会减少杂食cp的推荐,但cp洁癖者请千万注意安全!

被诅咒的周王子一天只能说一个字

和 @很多很多酸奶味的机智逗 聊到“王子中了诅咒,一年只能说一个字”的笑话想到的梗。短完。名字挫得不忍直视。

请注意是周黄!!!!!



轮回国王喜得爱子,举国狂欢三日。巫婆住在森山老林,信鸽受阻,邀请函未能及时送达。盛宴的欢声笑语传到巫婆耳里,巫婆恼羞成怒,骑着扫帚来到皇宫。

 

刹那间风雨大作,黑压压的乌云带来了恐惧,尖叫与哭泣充斥着王城内外。轮回的火枪手将悬浮在半空的巫婆团团围住。巫婆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王后怀中的婴儿:“他叫什么名字?”

 

“爱子名为周泽楷。巫师兴师动众所为何事?”国王沉稳地说道。

 

“轮回国广招天下,独独不请老妪。老妪诅咒轮回王子周泽楷羅患怪病,每一日只能说一个字!”巫婆阴冷地诅咒着,说完转身飞走了。

 

国王知晓巫婆的厉害,请名医为爱子治病、名师教导爱子说话,无奈巫婆的诅咒无药可解。

 

周泽楷一岁,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国王抱着周泽楷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教周泽楷:“爸爸,爸、爸,泽楷说一遍?”

 

小王子又黑又大的眼珠子转呀转,粉嫩的嘴巴喊道:“爸…”只说了一个字就没了音,小王子很想说,小脸都憋红了也说不出第二个字。国王心疼地抚摸儿子的后背:“没关系,泽楷说不出来就不要说!少言寡语也是很帅气的!”

 

国王下令封锁王子受诅咒的消息,百姓只听说少言寡语的王子身边有一名叫做江波涛的贴身翻译官,不知道国王和王后因为小王子今天应该叫爸还是叫妈打了不少架,不知道王宫内每人都有一个小记事本,年末的时候大家会偷偷比较谁得到小王子的话语比较多,当然大部分人的小本子都是空白的。

 

周泽楷慢慢长大了,周泽楷帅气的外貌和精湛的枪法使他饱受百姓爱戴。

 

那一天,小王子带着少量的贴身侍卫到边境打猎。周泽楷百发百中的子弹射中灰熊,灰熊挣扎着逃跑,周泽楷抢先追上去,眼看着就要追到了,一抹凌厉的剑光抢先割断灰熊的动脉。

 

直到体态庞大的灰熊倒下去,剑客才勉强露出一撮头发,隐隐约约的在灰熊背后晃荡。

 

“对面的谁呀谁呀谁呀?打猎没见过吗你看什么看?”一个清澈的男声响起。

 

周泽楷有些慌,江波涛还没有赶过来,他只能沉默。

 

剑客等得不耐烦,轻巧的跳上树枝,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泽楷:“喂你干嘛不理我?想偷袭?拜托,隐藏气息就做得绝一点嘛,你这么明显地站在这儿,我没发现你呢伤我自尊,告诉你早我发现你了又伤你自尊,是不是?”

剑客絮絮叨叨说了不少,用他那好听的声音。他虽然嘴上怪罪周泽楷,却笑得很灿烂,比茂密的树林间投下的漏光更加耀眼。周泽楷觉得背光的剑客就像一个小太阳。

 

周泽楷很认真地看着他,希望他能读懂。但显然他不是江波涛。

 

“你瞪我干嘛瞪我熊也不给你!虽然我大蓝雨不缺一头熊两头熊三头熊,但这是我的劳动成果。你不能窃取我的劳动成果。这不是物质的问题,是精神的问题。”

 

周泽楷摇摇头,再次仰起头看着黄少天。他在心里默默记下来,小剑客来自蓝雨国。

 

“唉,真拿你没办法!我是不会心软的!我是个很冷酷的人哦!”说着他从树枝跳下来,近距离端详周泽楷:“长得不错嘛!衣服是上等布料,佩枪也没得说,你为什么执着于这头熊呢?”

 

不是执着于熊,只是想听你说话呀。周泽楷默默想。

 

“难道你真的是…呃,聋哑人?”剑客忽然小心翼翼地问,眼里充满歉意。

 

周泽楷看他眉心都皱起来了,嘴巴还微张着,一副急切、后悔又怜惜的样子,一不小心就让笑声漏了出来:“呵。”

 

周泽楷连忙捂住嘴。珍贵的一个字,就这样浪费了。

 

不等他伤感,剑客已经闹起来了:“靠靠靠!你玩我是吧?能说话装什么哑巴,辜负我一片好心!”

 

周泽楷连忙摇头。好在江波涛这时候赶到了。

 

在江波涛的协调下,周泽楷知道剑客名叫黄少天,是蓝雨国的剑圣,黄少天也了解到周泽楷受诅咒的始末。

 

最后,黄少天又摆出怜惜的表情说:“生命在于说话,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世抱歉啊,以后我会经常过来陪你聊天的。”

 

周泽楷好想说“嗯”或者“好”,可是今天的他,再也发不出一个声音。

 

那天国王发现小王子低着头暗自微笑,好奇地招来江波涛。江波涛有些疑惑的解读道:“不少言寡语…也帅气?”

 

 

往后的日子,黄少天果真天天到边境的森林和周泽楷聊天。与其说成聊天,不如说是黄少天单方面的话唠。江波涛帮黄少天也准备了一个小本子,黄少天每天都能得到一个“嗯”或“呵”。到后来,周泽楷不满足于简单的回应,他会连着三四天不说话,只为连贯的表达小小的看法。

 

“早上好呀周泽楷!今天我是不是到得特别早?你看我给你带了蓝雨国特产的早茶!这个小猪馒头像不像你?哈哈你比较帅一点!这一笼是从小卢筷子底下抢过来的,成长期的孩子太可怕了,还好我下手快,否则就没有你的份啦!”

 

“很可爱。”

 

“哎你竟然说了三个字?什么很可爱什么很可爱?小猪馒头还是小卢?”

 

周泽楷摇摇头。

 

黄少天想了想,接着说:“难道是昨天的?昨天我说什么了?郑轩给孩子赐名,一连赐了49个家庭,都以为自己孩子叫Alexander?”

 

周泽楷又摇头。

 

“一定是前天那个笨蛋使者!他叫队长鱼文州,问队长和于峰是不是兄弟,哈哈哈还能不能行!”

 

周泽楷仍然摇头。黄少天有点挫败地拖长了音:“到底是什么很可爱,给点提示嘛。”

 

周泽楷指了指黄少天。

 

“我?”黄少天认真思索起来,“我过我的什么事情呢?一个月前,我偷偷帮叶修狩猎,被队长抓包,嘴快说成我和叶修半夜在草原上放风筝?靠靠靠,那有什么可爱的呀!不就是口误吗!也怪这战术名字太奇怪啊!黑历史不能告诉别人哦!而且这都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你反应也太慢了吧!”

 

黄少天义正言辞,没有发现自己脸颊蔓延的红晕。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并不是说那一次,你随时都很可爱呀。

 

可惜他已经用光了三天的积蓄,只能等到下一次再告诉黄少天了。

 

这个方法不是每一次都灵验。黄少天的话,周泽楷每一句都认真的听。即使其中有很多不需要回应,周泽楷还是忍不住认真地“嗯”,或者开心的“呵”。

 

黄少天总能看到周泽楷抿唇微笑地“呵”,又满脸懊恼、垂头丧气。这时候,他会拍拍周泽楷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下一次再告诉我?”

 

江波涛从很早以前就没有随侍周泽楷了。老实说,黄少天对于这位神奇的翻译官是有些心病的,谁能接受翻译官在翻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向自己告白呢?记得那时候,他和周泽楷正聊到矿产。

 

“轮回的矿石比宝石更光彩夺目,通透的黑色如同国王的桂冠一样闪耀…”

 

“我又没见过你们国王的桂冠,拜托换个词儿好吗江翻译官?”黄少天吐槽。

 

周泽楷仰头想了想,看向了黄少天。他的眼神炙热认真,如同黑洞,要将黄少天吸进去。过了一小会儿,江翻译官说话了:

 

“…像海边的星辰,像你的眼睛…”

 

“…我喜欢你。”

 

黄少天愣了,告白不分场合的江波涛也愣了,无关的周泽楷反而猛地低下头。黄少天理解周泽楷作为上司的尴尬,所以他很快岔开了话题。

 

不过从那以后,周泽楷只身一人赴约。黄少天倒是觉得挺对不起江波涛的,不过他首先要面对的,还是周泽楷有话说不出的问题。

 

黄少天送给周泽楷一个小本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写在上面吧!我知道你很想亲口告诉我啦,记下来就可以避免忘记!”

 

而同时,江波涛为黄少天准备的小本子,已经记满了三百六十五个子。相对的,过去的一年中,国王和王后都没有得到一个字。

 

国王有些嫉妒蓝雨的剑圣,要求小王子留在王宫,陪伴父母。周泽楷爱父母是毋庸置疑的,他会用洋洋洒洒几页纸书写对国王的建议,会亲自制作王后的生日蛋糕,只有每一天那珍贵的一个字,他无论如何都想留给黄少天。

 

看着闷闷不乐,好几天不开口的小王子,国王于心不忍,但一手带大的儿子,做父母的总是舍不得。国王随便找话题:“泽楷,火枪手队的杜明现在怎么样?”

 

“嗯…他在追女孩。”几天没开口的周泽楷,略带情绪地浪费了六天的分量。

 

“泽楷!太浪费了!”王后捏断了簪子。

 

“给我把杜明赶尽杀绝!”国王摔了钢笔。

 

远在兴欣的杜明,在唐柔小姐面前狠狠地打喷嚏。

 

江翻译官觉得自己该出面了,即使杜明不是群生动物没有办法被赶尽杀绝。

 

周泽楷却扬手挡住江波涛,缓慢而坚定地说:“爸爸,妈妈,我喜欢黄少天。”

 

国王和王后各分得两个字,蓝雨剑圣得三个字,周泽楷一个字。

 

动词,两个字。

 

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输赢成败,没有原因结果。简单朴实的,亘古不变的十个字。

国王和王后明白了,无论留他多久,周泽楷告诉他们的,都是这句话。

 

国王叹气:“去吧,找他去吧。和他一起解开这该死的诅咒。”

 

王后垂泪:“泽楷,我给你两个选择,用两个字称呼他,或者叫我妈妈妈。我才不要输给死小鬼。”

 

 

黄少天足足等了周泽楷半个月。日落黄昏,黄少天踢着石子,抱怨周泽楷的失约。他双手插包,低着头回想和周泽楷的一切。最初只是同情。每天一点构建起来的亲密、依赖。照理说,黄少天从周泽楷嘴里得不到太多回应,但黄少天却将周泽楷当做最重要的听众、朋友。这和自言自语完全不同,黄少天清楚地知道,有一个人在他的身旁,认真地听他说话,会为他的发言点头微笑,并且那个人是周泽楷。

 

黄少天叹了口气,刚想离开,就看到骑着马飞奔而来的周泽楷。

 

“周泽楷!你这半个月干什么去啦!也不通知我一声!我都怀疑你被篡权了!要不是队长说轮回没有叛变,我都要杀进你寝宫了。”黄少天严厉地批评道。

 

周泽楷好想告诉他,有好多事想说,可是他无法开口。他有些着急和生气,与看到黄少天的时候蹿升的欢愉交织在一起。他不知道怎么办,他只能遵循本能

——他吻了黄少天。

 

黄少天首先是抗拒的,很快就顺从地加深了这个吻。

 

夕阳西斜,森林里无比安静,如果忽略他们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他们分开的时候,黄少天的脸红红的:“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我等三天也没关系。”

 

“四天?”周泽楷疑惑,为什么是三天,不是四天吗?

 

“不是三天的那句?”黄少天一脸崩溃:“靠靠靠你玩我呢?”

 

“不是玩你,我喜欢你。”

 

“三天的比较简洁节省零浪费!”

 

“我…爱你?”

 

“对啊…”黄少天红着脸,忽然大叫一声,“等一下!你能自由说话了?”

 

“咦?”周泽楷完全没有发现,听黄少天这样说,他才发现刚刚说的话早已超出一天一字的分量。

 

周泽楷有些紧张地抚摸喉咙,开口:“黄少天?”

 

“嗯?”

 

“黄少天。”

 

“干嘛?”

 

“黄少天。”

 

“靠靠靠你用我名字试音!”

 

周泽楷欣喜地抱住黄少天,真爱破解了巫婆的魔法,有情人终成眷属。

 

黄少天有一个小本子,记着周泽楷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以“嗯”“呵呵”“呵”居多,也有“你好可爱”“我很开心”之类的短句。如果仔细地加起来,正好三百六十五个字。

 

周泽楷有一个小本子,记着他想对黄少天说的话。

“黄少天,我喜欢你。”

整整一万句。

 

END


评论(36)

热度(314)